?

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 >>  宣傳教育  >>  廉政文苑  
大自然的廢墟
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8-06-01    點擊數:

  在內蒙古中蒙邊界處的大興安嶺,有一處大自然景觀,人稱石塘林。我老早就知道它美麗的名字,可生活在故鄉近40年的時間里,竟然沒能和它“相親相愛”過。在一個落日映照下的黃昏,我與暗戀已久的石塘林相約。

  石塘林是大興安嶺的奇景。它奇在哪里呢?其實這里不過是一片廢墟,但它不是人類文明的碎片,而是大自然的廢墟,是地球第四紀火山爆發的地質遺跡,是亞洲最大的近期死火山玄武巖地貌。地質構造、土壤、植被生物區均保持原始狀態。這片石塘林長約20公里,寬10公里,是由火山噴發后巖漿流淌凝聚而成的。塘中石林大的有數層樓高,小的如女士耳環下邊的小墜兒,一眼望去,一片怪石嶙峋,千姿百態,動靜迥異,大多造型如非洲大地,黑濤怒涌,以丑態族類居多,都是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筆下的形象。這些冷峻、凝固的地下巖漿是地球深處的游子,它們集體遷移到地表,從它們那尖利的相貌上,可看出它們的另類姿態。

  地球深處排泄出來的廢墟,是地球內在的激情的儲藏,人類無法阻擋它的噴射。我們常常贊美人類的文明創造,人類創建了金字塔,修起了萬里長城,開挖了大運河,在象牙上雕刻大千世界,這些靠年積月累之功的創造,比起大自然瞬間完成的作品太微乎其微了。哪件人間的藝術品能永恒長存百萬年?但大自然的杰作——石塘林可以。

  最輝煌的所在,在我們人類的眼中最終都將是一片廢墟。我們崇拜的仰韶文化,渴望了解的瑪雅文明,近年發掘的內蒙古紅山文化,迄今還頂禮膜拜的孔子、孟子,吸納學習過的古希臘人亞里士多德、柏拉圖,在崇拜之后,我們又對其進行批判和革新,他們創造的文化和思想,永遠代替不了人類新文明、新思想的噴發。這就像我們這個藍色的地球,永遠不會停止地下“火焰”的噴發。人們對于本然的自我,尋求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欲求必然開始得到關注。這個時代再單純講改造和征服自然已經不恰當,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必須做出適時的調整。人類開始提出復歸自然、與自然和諧共存的一種現實與精神的訴求。這就要求人類在“自然的人化”的基礎上對人與自然的關系重新調整,把人對自然單純的改造征服關系,調整為情感性、詩性的審美關系,即強調人的自然化。

  人的自然化,要求人回到自然所賦予其的多樣性中去,從人為生存而制造出來的無所不在的機器世界中得到解放,獲得對生存的自由享受,在與自然的情感聯系和交流中,創造性地實現人各不同的潛在的才智、能力、性格。

  人類的進步,就是在文明廢墟和自然廢墟上一次次起步的。就像這巖漿凝固的石塘林,誰能想象得到,在那寸土皆無的裸露巖石之上,竟然長著數丈高的落葉松,爬地的偃松、金里梅、銀里梅等樹木。在石林上又生出森林,并呈現出遮天蔽地之狀,難怪當地的“土著人”稱它為石塘林。

  熱烈的殘陽把這片大自然的廢墟鍍成紅銅色,好像把永恒的輝煌焊接在石塘林之上,我知道這輝煌不過是瞬間的色彩,石塘林馬上又要恢復它兇險、丑惡、陰冷的原狀態。

  可是有那片森林扎根,有那些花開花落草木輪回,有那一條條流淌不息的清泉,在這片廢墟上復活著,我們的敬畏就不僅僅是大自然律動時創造的廢墟了,還有那在廢墟上頑強存活的生命。(阮直)

?
今日訪問量:        昨日訪問量:        總訪問量:
Copyright 定西紀檢監察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共定西市紀委辦公室負責維護
农场现金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