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 >>  宣傳教育  >>  廉政文苑  
長江源頭小鎮
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8-05-31    點擊數:

        初夏季節,我和幾位好友相約來到青藏公路沿線進行采風訪問。那天上午,當我們從昆侖山的可可西里坐車,一路奔馳來到長江源頭沱沱河邊時,頭頂的太陽正紅,陽光照得河水銀光閃閃,蒼茫無垠,一眼望不到邊。在河北岸的一塊高地上,屹立著一塊花崗巖砌成的紀念碑,正面刻著“長江源”三個碩大的金字。

  我們幾個跳下車,顧不得這海拔近4700米的高原缺氧,一陣緊跑,來到紀念碑前爭先照相留念;大家站在臺基上向遠處眺望,欣賞著皚皚雪山下的大河風光。

  之后,我們高興地談論著來到了沱沱河橋頭。大家都不著急過橋,而是站在橋頭盡情地觀賞起來。

  這是一座長近300米,中間有兩條車道,兩邊留有人行道的青藏公路大橋。橋頭的水泥柱上刻著“長江源頭第一橋”七個紅色大字,格外醒目。離此不遠處,是跨河而過的青藏鐵路,此時,一列火車正呼嘯著奔向前面的唐古拉山。

  我們小心翼翼地駛過長江源頭第一橋,來到了橋南的長江源頭小鎮,住進了長江源頭兵站。兵站楊站長安排我們住在他們二樓的房間,屋里有沙發、電視、大床、電暖器,還有一臺制氧機。

  安頓好后,我們顧不得這高原缺氧帶來的胸悶和頭痛,迫不及待地去逛長江源頭小鎮,楊站長以主人的身份陪我們同行。他說,現在這個橋頭小鎮是青海省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鎮政府所在地,它離其上級機關格爾木市425公里,恐怕是中國鄉鎮一級的政權離直接上級最遠的一個鄉鎮了;同時,它大概也是中國鄉鎮級政權轄區面積最大的一個,達4.7萬多平方公里,比海南省的面積還大出許多呢!從這里往西不到百公里便是海拔5300米的唐古拉山口了。

  不一會,我們來到了小鎮街道,一公里多長的街道兩旁,擠滿了高高矮矮的建筑物,有各類商店、門市部、銀行、郵局、旅社、修車鋪、加油站、書店、運輸站和各種飯館……這里似乎集中了全國各地的名吃,有正宗川菜館、魯菜館、新疆手抓飯、青海手抓羊肉、陜西羊肉泡饃和油潑面、蘭州拉面、山西刀削面、杭州小籠包……看著叫人眼饞流口水,這對因高原反應不想吃東西的人來說,肯定能增加不少食欲。

  街道上,漢族、藏族、蒙古族、回族等各族的男女老少你來我往,熙熙攘攘;運輸車、旅游車、小轎車及軍車等南來北往,絡繹不絕,是方圓幾百里內少有的熱鬧地。

  突然,路旁傳來一陣熟悉的歌聲: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,遠方的客人哪請你留下來……

  歌聲把我們帶到路邊一間小屋前。小屋門楣的白牌上用紅漆寫著幾個醒目的大字:“陜西岐山臊子面館”。窗臺上的一架收錄機里正放著悅耳的音樂。顯然,飯館老板是用它來招攬顧客的。

  這個招牌立即吸引住了我。陜西人,幾乎都對臊子面“情有獨鐘”,更何況是有名的岐山臊子面呢!

  岐山,關中名城,它因是西周的發祥地而聞名于世,所謂“鳳鳴岐山”即指此。岐山臊子面知名度很高。

  我當即提議:“今晚咱們就嘗嘗這臊子面如何?”得到了大家的贊同。

  我們剛一進門,30多歲的老板娘就上前招呼道:“歡迎光臨,每人下三碗臊子面咋樣?”

  “好,好!”我點頭答應。同行的青藏兵站部趙科長卻小聲嘀咕:“三碗?能吃得了嗎?”

  我小聲告訴他:“沒問題!每碗其中只有兩筷頭面條,這是臊子面的特點!”

  我的話被老板娘聽見了,她笑嘻嘻地說:“我們的臊子面,一般小伙子可以吃上四五碗,吃過一次,二次三次還要來!”

  長得細眉大眼的老板娘,渾身透出一股干練、潑辣勁兒。

  看到老板娘很熱情,身為山東人的趙科長便問道:“老板娘,這臊子面有什么特點呢?”

  老板娘莞爾一笑,用正宗的陜西話介紹道:“說起臊子面的特點,用九個字可以概括,叫:薄、筋、光,酸、辣、香,煎、稀、汪。薄筋光,指的是面條的特點,就是面條要薄,要筋道,要光,挑起來一看可以透亮。酸辣香指的是澆湯的特點,湯里的臊子要切細,用文火炒得爛爛的,放醋,再淋上些辣椒油,使湯達到酸辣香。煎稀汪則是對面與湯搭配的要求,煎,就是俗話說的熱,面要剛出鍋,湯要燙嘴,面和湯都不能涼,涼則無味;稀就是面與湯的比例要稀,澆上湯就特別好吃;汪就是湯里油要汪,澆在面上一口吹不透,看起來垂涎欲滴,吃起來香而不膩……”

  聽著老板娘的介紹,饞得我直流口水,不由問道:“你對臊子面這么精通,一定是個老行家、老手藝了?”

  “老,談不上。在咱們那一帶每個家庭主婦都會做,而且大都是手搟面,更好吃!”老板娘笑著說。

  “噢,忘了問你是哪兒人了。”

  “陜西岐山縣五丈原。”

  “五丈原?就是諸葛亮與曹魏對壘,最后升天的地方?”趙科長問。

  “對,這在渭河岸邊,離這里幾千里呢!”

  “啊,從岐山到唐古拉山,迢迢數千里,真夠能折騰的了!”我們的司機小任插了一句。

  “啥叫能折騰?改革開放,發展經濟,給咱提供了機遇。要討生活,就要不怕苦。來這里開飯館,為過往旅客提供了方便,為開發建設高原作了貢獻,咱也賺了錢,這叫一舉三得呢!”

  這時,在里邊操廚的老板,把湯勺在鍋邊“當當”一敲,喊道:“端飯來!”

  “來了!”老板娘答應一聲,轉瞬間用大紅木漆盤端出了六碗臊子面。都用青瓷花邊碗盛著,上面油汪汪的,香氣四溢,直撲入鼻。我舉箸一挑,一股細細的面條被“哧溜”一下吸進嘴里,綿長的香辣味使人骨酥頭眩。沒等我們吃完,又端出了第二盤、第三盤。

  “嗯,香!香!”趙科長和小任吃一口贊一句。

  三碗面,吃得我們每個人汗流浹背,痛快淋漓。往外走的時候,小任一個勁兒地說:“下次還來,下次還來!”

  楊站長是一個在青藏線戰斗20年的“老高原”,他告訴我們,1954年,慕生忠將軍修筑青藏公路時,這里還是蠻荒之地,他在這里架了橋,我們兵站也在這里安了家。但過去很長時間這里除了兵站,幾乎沒有什么人家,改革開放的浪潮把天南地北的人“卷”到了這里,使這里有了一個熱鬧的小鎮。

  我們一行又信步來到沱沱河岸邊,看著滔滔的河水向東南奔流而下,它將融入大江,奔向浩瀚的大海,我心中有了無限感慨。正是這無數的溪水河流,匯成了洶涌澎湃、萬里奔騰的長江啊!它就像改革開放的浪潮,席卷全國,勢不可擋,連這遙遠的雪山小鎮,也得到了它的恩澤。

  長江源頭小鎮是一個坐標,標志著在地球第三極上一個城鎮的誕生,青藏線上一個風景點的留存。

  長江源頭小鎮是一本書,記載著青藏公路走過的腳步,刻錄著高原兒女艱苦奮斗的足跡,同時也濃縮著中國改革開放的影子……(竇孝鵬)

?
今日訪問量:        昨日訪問量:        總訪問量:
Copyright 定西紀檢監察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共定西市紀委辦公室負責維護
农场现金返水